日本政府在1日舉行的內閣會議上對憲法解釋做出修改,實際上解禁了集體自衛權。這是日本防衛政策的重大改變,從現在起,日本自衛隊又可以去海外開槍殺人了。
  戰後日本根據和平憲法規定自衛隊“專守防衛”,安倍本想徹底修改憲法,但國內反對聲音太強,他做不到,於是退而求其次修改了憲法解釋,十分擰巴地為日本自衛隊贏得海外參戰權。
  一代代日本右翼政客就像接力一樣,為突破日本和平憲法“前赴後繼”。開始是向海外“派兵權”,現在是“武力行使權”。“有志者事竟成”,安倍終於大體走完了這個方向的政策手續,被架空了的日本和平憲法從此將束之高閣。
  安倍這些人太想讓日本擺脫因二戰戰敗而受到的束縛,成為“正常國家”了,美國要牽制中國,需要借日本的力,這給安倍政府實現“戰略突破”提供了機會。日本因受到壓制而深藏起來的那些咄咄逼人的東西無疑在蘇醒,美國對此是看得清的,但它認為後者變“野”一點符合今天美國的利益。
  日本在短時間內會慎用集體自衛權,但幾年之後就很難說了。日美看來都希望亞洲繼續亂一些,美國希望這種亂是對中國崛起的攪亂,日本則希望渾水摸魚,亞太出現更多有利於它在政治和軍事上重新崛起的機會。
  東京肯定沒安好心,中國需要向世人揭穿日本右翼政府的圖謀。這件事我們如果不做,不會有別的力量願意認真去做。韓國很討厭日本右翼,但它不會挑頭與東京衝突,在中美日這個亞太三角關係中,韓國一直在小心校對它同三方的距離。
  在揭露日本的同時,我們不應對中日輿論戰的效果抱太高期待。事實證明,靠國際壓力改變日本的政策不太現實,因為美國和西方雖然也覺得日本右翼居心不良,但它們並不想阻止日本,而是希望利用它。中國應當避免一種更壞的結果,即不能日本幹壞事,卻由中國做戰略讓步來為它埋單。
  我們需要接受一個現實:日本右翼挺壞的,但他們綁架了那個國家,日本就這樣了。我們還需瞭解,咄咄逼人的日本也沒什麼可怕的,中國能夠駕馭一個野心勃勃的日本給我國安全帶來的風險。
  只要中國繼續發展壯大,美國就會在亞洲方向做更多的力量部署,包括釋放、動員日本的參與。但在中日之間,中國是戰略優勢方,我們能夠威懾日本,使它不敢輕舉妄動。一旦中日衝突,中國擊退日本挑釁的把握越來越大。
  隨著日本軍事動作的增多和中日對峙的增強,整個地區會受到持續的壓力,新的戰略性因素難免出現。美國構築的對華格局未必就是穩定的,中國的力量仍在快速增長,美國的情況變數很多,亞太主要力量的微妙互動有可能促成新的戰略結果。
  總之,二戰結束眼看就70年了,日本社會雖對右傾化有大量反彈,但這個國家作為整體,已經“好了傷疤忘了疼”。它對在亞洲“發揮作用”充滿興趣,並且重新對軍事力量產生迷戀。日本人找到了無數理由,讓他們的民族主義野心就像是正義的激情一樣熊熊燃燒。
  二次大戰中,日本軍隊攻擊太平洋深處,占領中國半壁江山和東南亞,打到澳大利亞沿岸,那麼小的一個國家,膨脹到極點。那一切化成了日本右翼的懷念,這種懷念現在又部分轉化成日本政府的政策和行動。日本能走多遠,我們不知道,也影響不了它。但我們顯然需要準備好家什,抖擻起精神,讓它看到我們和我們手裡的家什時望而卻步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擁抱

mt47mtmap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